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福州优山神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

搜索
查看: 1864|回复: 0

印度,一个意想不到的国家

  [复制链接]

63

主题

63

帖子

21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18
发表于 2016-7-27 22:3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惦记印度,说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,小时候是因为泰姬陵,去过尼泊尔后,便增加了恒河。这几年,又增加了《生活大爆炸》里的Raj。所以每当听到印度一词,心里就长草。今年好歹是完成了这个愿望。


  如今回顾此次接触到的印度,是预定的鸿鹄逸游的自由行线路,虽然只是北部,只是常规的线路,但是它已经给我相当复杂的感受,我的意思是,感受很不均匀。对曾经寄予厚望的地方――泰姬陵,明显觉得震撼不足,也许是期望值太高的缘故吧?但是阿姆利则的金庙,我是着实热爱,已经到了钦佩的地步。还有瓦拉那西、阿拉哈巴德和卡修拉荷,在那里,无论是身边正发生的,还是凝固在雕刻中的印度人民的生活,都堪称活色生香,让我十分感兴趣。至于乌代布尔,它的干净、宁静与悠闲,简直颠覆了我对印度的固有印象。当然,令我无法忘怀的,还有各地的各色骗子,“无孔不入”我怀疑就是专为他们而创造的。总的来说,印度是挺有意思的,够得上“不虚此行”的评价。


  敬业的骗子们
  久闻德里骗子的大名,所以防范意识早已在心。奈何不止德里,全北印骗子们的段位太高,防不胜防,虽然常绷着警惕这根儿弦儿,也总是被骗。好在他们手段虽多,但贪心并不大,有些数额小得几乎可以当作笑话看待了。因此纵然当时很是无奈,现在回忆起来却颇为有趣。


  一个最逗的。我们从新德里火车站坐753路公交车去红堡。路上车多人多,车上也拥挤不堪,居然还有一笼子鸽子。我们上车还没站稳,就有人过来,让买票,20RS。这是应该的,于是我们的帐房就开始掏钱。公交车一直为避让路上的各种车辆而摇摆不定,所以我们的钱也一直没有掏出来。这样过了两站,那个让我们买票的人下车了。我们以为他去后门卖票去了,于是还在继续掏钱。然后。。。然后上来了另一个人,手里提着个布兜,只见他从布兜里拿出了一叠车票,看着我们,让我们买票。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啊,刚才那个是冒充售票员的骗子啊。


  我们一边感叹这骗子的敬业精神,20Rs都不放过,只要有缝儿就要试一下。一边怨忿我们自己的愚蠢,我们3个人,车票怎么也不可能是20块钱啊。要不是没及时掏出钱来,我们估计也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从容下车,走进人群之中罢了。


  一个最隐蔽的。我们在阿拉哈巴德,也就是今年大壶节的举办地,吃午饭。饭辅看着挺现代化,有收银机,食客也以西方游客居多。菜单没有英文,完全看不懂,指着实物挨个问了价格,没有超常的。饭后到收银台结帐,收银机打出码洋来,各项加起来和总金额相符,觉得没有问题,于是付钱走人。后来在车里闲得没事,摸出码洋单子来,又看了好久,这才发现又被骗了。我们点了4杯酸奶,单子上按5杯收的钱。在各种不认识的字母之中,这个5实在是不容易看到,更别说识别出来,并意识到有问题,再拒绝支付了。


  不过就像LP说的,当你忽略了这些骗子,和那些坚决不往好的方面靠拢的摩的司机之后,印度就将向你展现它美好的一面了。事实确是如此。


  伟大的金庙


  由于之前对印度的卫生状况的负面消息听得太多,而且这次带了两个年纪略大的同伴,所以在规划行程时,我决定先去比较干净的地方,逐渐过渡,最后再去瓦拉那西,给身体一个适应的过程。于是我们从德里出发的第一站,就奔了阿姆利则,也就是金庙。


  我对这里和金庙的了解,就只有做功课时草草看的几个帖子里的介绍,所得印象,就是干净和有免费食宿。真正走一趟下来,阿姆利则的金庙,我认为是北印的最好的地方,如何去赞美它都不为过,绝对的不容错过。


  我们没有买到早上那班从德里到阿姆利则的快车的票,坐的下午的车,时间也长了两个小时,要7个小时。晚上9点半才到达阿姆利则。由火车站到金庙的免费班车已经没有了。我们打摩的去金庙,到达已经十点多了,金庙是通宵开放的,入口处存靯的窗口仍在工作。进入金庙,白色大理石的建筑,在灯光的映照下,简直晶莹剔透。灯光打在水中的金庙上,金光灿烂,又倒映在水中,整个水面流光溢彩,非常漂亮。我们一下子就把一天的舟车劳顿全都抛到脑后了,兴奋得只顾拍照。


  快到金殿入口时,有人来引导我们存包,免费的。自此,金庙伟大的管理系统,逐渐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进庙不能穿鞋,就有免费的存鞋处。进殿不能带包,又有免费的存包处。规矩多,但是如果服务系统方便到位,那人们接受起来也就不会有问题。我们还有两天的时间在这里,不急于进金殿参观,于是继续背着大包边溜达边拍照。这时,又有人主动过来帮忙。经过交谈,知道他是庙里的志愿者,专门帮助外国游客的。他说他会三国语言,正考虑学中文,因为来这里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,感觉英文交流起来很不方便。他带着我们到了外国游客的宿舍,把我们交给负责登记的人员,看着我们安顿好后才离开。宿舍的条件十分简陋,但对于不要钱来说,已经实属难得了。


  第二天一早4点我就醒了,出门旅行一向觉少,经常只能睡3个小时。醒来就听到念经的声音,应该是唱经吧,悦耳动听。一骨碌爬起来就进了庙。庙里已经有信众在沿着回廊走了,不知是否也是转经的意思。我也加入其中,边走边四处寻摸。发现许多现代化的设施,庙的一角的建筑上,安装着巨型电子显示屏,屏上在打出正在诵颂的经文,带有英文翻译。我站在屏下看了许久,奈何我的英文只能勉强应付吃喝,略微高深一点儿就只能“望洋兴叹”。纵然是这样的不通,但我抓住的个别词句,以及凌晨金庙那种清冷凝重的气氛,还是深深地感染了我。我随着信众在庙里走了一圈又圈。前两次路过饮水处时,我都没敢喝,一是因为听了太多的印度饮用水问题,二是气温还很低,而且又光着脚,本身就感觉冷,实在担心着凉,这可是会导致拉稀的双重原因啊。


  走了几圈之后,感觉口渴。平时我起床后,第一件事就是喝水,于是不得不又打起水的主意来了。当我又走到饮水处跟前时,这次详细的研究了一下。这饮水处面积挺大,信众接触的地方是半人多高的石台,台子上摆着盛着水的不锈钢小碗。台子后面是倒水的服务人员,是她在用大水舀子把水不停地分到小碗里。信众把喝完水的小碗,放在地上,服务人员收回去,用水冲一下,就又回到使用行列。喝水的程序看清了,现在就剩最后一个关键问题了,这是喝的哪里的水?很快就找到答案了。就在服务人员的背后,有大型的过滤装置。说大型,是因为比北京见过的,和之后见各家旅馆在使用的,都要大很多。
  渐渐人越来越多,由于功课几乎没做,完全不知他们在做些什么,只能靠猜测。但是可以想见,都是信仰对人产生的影响。先是有人一丝不苟地擦拭金殿的每一寸地方;然后许多人狂热地追随着抬着经书,布满鲜花装饰的架子;接着所有人排队走进金庙,进不去的就坐在金殿周围,随着念经;念经告一段落时,有人亲吻金殿的某些部位;有人在喝池子里的水;有人在冻得瑟瑟发抖的情况下仍在冷水里洗澡;渴水与洗澡都是同一池水。他们颂经时,我找到一个勉强背风的小角落,瑟缩着混在他们之中。因为无经可颂,除了贼眉鼠眼地东瞧西看之外,就是保护我这双不适应光着的脚。七点钟觉得饿了,回去和同伴会合,该去体验金庙的免费早餐了。


  随着人群鱼贯进入大食堂的院子,领到自己的餐具,有一个分格的餐盘,一把勺,一只小碗,全是不锈钢的。进入大餐厅,盘腿坐在长条地毯上,餐具放在面前的地上。不一会儿,就有工作人员来分发食物,奶茶和烤面包片。无限量添加。味道很好,就是种类太少,对我来说吃不饱。大家三五分钟就吃完离去。我们也续了两次,吃完之后,自己把餐具拿出餐厅,有人在分类回收。然后正式进庙参观。进了金殿,看到唱经的人,4个,都穿着蓝色的长衫。声音非常动听,我们都觉得足够专业水平。后来得知,他们就是专业歌者,是庙里请来的,4个小时一班,轮班唱。也上了金顶,和所有金顶一样,在阳光下光辉灿烂。


  转够了之后,在回廊上找个地方坐下来,看别人来来往往,也想想自己的心事。到了午饭的点儿了,去吃免费午餐。这次才注意到各类餐具巨大数量,成山成垛啊。午餐的菜品多了些,一种椰奶粥,一道咖哩的菜,一份煮的什么豆子,两张饼。小碗是用来装水的了。每一种都是一个人负责,他不断在餐厅中走动,随时添加。饱是可以吃饱,但是没有肉,总觉得胃里亏了点儿什么似的。我盘不下腿,又还要拍照,所以吃得较慢,坐在我周围的人,都已经走了。这时,一辆小红车无声无息的驶了过来。
  金庙另一样值得赞叹的是宿舍区的厕所。印度人民不用手纸,方便之后要用水冲洗,所以印度的厕所即使再简陋的,也都有水提供。这就使得印度厕所的卫生状况非常好,很干净,没有不好的气味。尤其在汽车站、火车站这种公共场所,其优势就更加明显。我敢说国内车站的厕所,没有一个有印度这样好的卫生环境。而金庙的厕所更突出的特点是宽敞,是个两层楼,还有几个淋浴间。厕所里有保洁人员,偶尔还会唱唱歌。后来听当地人介绍才知道,这些保洁人员,都是当地丧偶并失去生活保障的寡妇。金庙给她们提供工作机会,以保障她们生活。所以金庙和印度其他地方不同,这里没有乞丂。
  我们住在金庙的第二晚,我出来上厕所,看到来了许多信徒,比第一晚多许多,不知是不是转天有什么节日。我看着他们静静地排队,依次到宿舍楼二楼的一个房间,领取垫子和毛毯,然后在楼前空场上打地辅。直到连厕所过道都睡满了人。这满坑满谷的人,没有任何纷争,甚至没有声响,如果不是偶然看到,完全不知道这一切都正在发生。这要是在国内,估计要吵成蛤蟆坑了吧。由此大概也可窥见印度国民性格之一斑。
  金庙的开放、大气和完善的管理,完全赢得了我最深的敬意。我觉得,应该让那些号称有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理想的公仆们来看看,看看人家都做了些什么,差距到底在哪里。
  我这位新朋友是个小胖子,超级可爱,他叫阿玛·帕·辛格。这名字可是我给他翻译的,希望他能记得我。


  秀丽的乌代浦


  “白色之城”乌代浦,是此行中我认为景色最好的地方。有大片的湖光,还有座小山增添了山色,有巍峨的城市宫殿,各式小店的货色也不错,是个适合休闲的小城。
  我们在乌代浦最大的收获,是来自于偶然结识的中文说的很好的小以,他为中国十个公司做翻译,可算是个中国通了。他给我们推荐了当地人游玩的公园,很清静,景色也很好,真的一个外国游客也没碰到。还有他推荐的饭店,名头很大,过去也是个宫殿,但很经济实惠。而且据说是绝对正宗的印度餐,我们去吃了,可惜大家似乎都对印度餐不大敢冒,有些辜负了他这番胜情。


  卡修拉荷、瓦拉那西和阿拉哈巴德


  这三个地方,生动地展现着印度教人民的日常生活。在瓦拉那西和阿拉哈巴德,是正在发生的;在卡修拉荷,是以雕像的形式凝固下来的过去时的。
  卡修拉荷以性庙而著称,导览机没有中文,所以我们也就看个热闹而已。只觉雕刻很是精美,XX姿势尤其高难度,怕是非会瑜珈不可为也。可惜的是,有许多雕像,已经在其后来的受伊斯兰教统治时,被毁掉了。


  今年有大壶节在阿拉哈巴德举行,离瓦拉那西很近,因此我们也就把这两个地方串在了一起。在阿拉哈巴德,我们没有看到三十万人一起洗澡的胜况,因为我们到达时,节日的高潮期已经过去了。但是我们看到了绵延几公里的帐篷连营,壮观得已经令我们惊叹了。


  在瓦拉那西,也是因为节日,有大量的苦修者出山来凑热闹,所以据说我们看到的苦修者的数量,比往常多得多。可我们一来没信仰,二来语言又不通,就没有受邀坐进帐篷,与他们详谈。每天坐在河阶上,看人们洗澡,洗衣、晾衣,还有火葬、水葬,看着他们平静地面对生活和死亡,看不出太多欣喜,也没见太大悲伤。要说最热闹的,就是恒河夜祭了,在复杂的仪式中,再次看到了人们对信仰的虔诚与热烈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